主营业务:辐射个人剂量仪,测氡仪,辐射报警仪,表面污染仪,射线防护服,多功能辐射仪,防护级辐射仪等的销售!
热门关键词: 碘吸附器个人剂量仪,测氡仪辐射报警仪表面污染仪射线防护服多功能辐射仪防护级辐射仪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北京雷腾环境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人:小简

地址:北京丰台区马家堡西路36号

电话:18920507680
17319124560
010-68861379

公司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公司动态

核“姿势”69---用国际标准三分之一预算取得了世界级成果

关键词:辐射检测仪_便携式辐射检测仪_辐射报警仪_表面污染仪_环境级辐射仪_多功能辐射仪_测氡仪_辐射剂量仪 网址:www.radonbj.com 日期:2019-5-15 21:25:46


 

这是建设中的大亚湾三号实验厅。

这是大亚湾中微子实验大厅,墙体都是裸露的岩石。

这是实验组租住当地农民小楼里面的卧室。

      它极微小,会“变身”,有极强的穿透力,可击穿地球直径那么厚的物质,它是中微子,构成物质世界最基本的粒子之一,也是人们了解最少的基本粒子。研究它,是全球高能物理学界最前沿的一个领域。

  他们,一群追逐中微子的科学家,在地下100米阴暗潮湿的岩洞里,历经近十年艰辛,揭开了中微子最后一个未被破解的振荡模式。这项世界级成果,被美国《科学》杂志评为2012年度十大科学突破。

  在中微子的世界,他们创造了辉煌。走进他们的世界,记者却听到了很多“抠门”的故事,这些故事也如同中微子,从细微处散发穿越时空的精神与力量。

  “挤”出科研经费

  电瓶车在幽暗的隧道里缓缓前行,头顶和两边墙体上的岩石裸露着,让人很难相信隧道的尽头藏着一座科学宫殿,一群科学家在那里用精密的科学仪器揭开了中微子“变身”的秘密。

  “在保证实验需求的前提下,我们去除了一切不必要的建设内容和装饰。所以你看到我们条件有些简陋。”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大亚湾实验首席科学家王贻芳对记者说。

  启动实验,当务之急就是资金。“经费预算本来是1.7亿元,科技部、中科院、自然科学基金委、广东省、深圳市和中国广东核电集团六家单位共支持经费1.55亿元,后来追加到1.57亿元。”王贻芳说。

  1.57亿元,看起来不少,但相对于这个难度极大、要求极高的工程比,却少得不能再少——王贻芳说,国外建设同样的项目,“估计预算至少得乘以3”。

  只有国际标准三分之一的预算,还要在国际竞争中赢得先机。怎么办?“必须从源头上就开始‘精打细算’。”大亚湾实验总工程师庄红林说。

  精打细算,首先是对设计方案的反复优化。“方案不仅充分考虑科学性,充分考虑经济性,连设备的运费、人员差旅费等都要反复考虑,看哪一种最划算。”王贻芳说。

  光是优化设计方案还不够,随之便是对预算的严格控制:项目的每个系统都要做预算,做完了由工程指挥部公开讨论,严格评审。

  拧干所有环节的价格水分,钱,就这样一分一分地挤出来了。

  比如隧道。按照通常地铁隧道的造价标准,“一公里一个亿”。而大亚湾实验工程中建设的3.1公里长的隧道,外加建造5个数十米高的实验大厅,土建和通用设备部分只花了9000万元。“我们和地铁的标准要求不一样,不能简单比造价。但是,许多有土建工程经验的人都不敢相信这个造价。”王贻芳说。

  成本是怎么降下来的?庄红林解开了我们的疑惑:“安装在实验大厅里的探测器钢罐高5.9米,那么我们设计的隧道就6米高,保证刚好能通过。我们也可以图省事,开得高点,但成本也就高了。”

  “省”出科研经费

  距离大亚湾实验现场10公里外的深圳大鹏镇上,有一栋农民自盖的三层小楼,里面隔成十几个房间,大部分房间除了放下一张床和一个小桌子,就再也塞不下任何家当。客厅里面有个乒乓球台,有事就作为会议桌和办公桌。

  这就是长期在大亚湾现场工作的科学家们临时的“家”。

  他们不论职位、职称,都住在这里。月租平摊下来,每人每天的住宿标准才15元。

  难道附近没有好的住宿条件?有,仅大亚湾核电站内就有条件较好的专家村,而且交通方便,美方合作者就租住在那里,只不过价格要贵得多。

  “理想”高于一切

  在大亚湾实验团队中,还有一些“80后”“90后”的年轻人,他们将前辈们的“抠门”发扬光大。

  团队中有一个小伙子,叫温良剑,当时还是博士生,负责反射板生产的驻厂监督工作,每天跟着工人一起干活。为了工作方便,同时也为了节省一笔差旅费,小温就在工厂老板家客厅打了个地铺,一睡就是两个多月。

  工作上,他是“拼命三郎”。大家都说,小温不在实验室里,就在去实验室的路上。

  听着这些“抠门”的故事,记者忍不住问王贻芳:“如果多给点经费,就不需要这样节省了吧?”

  他的回答有些出乎意料:“我们节省,不是因为我们没有钱;或者反过来,不是说我有很多钱就可以铺张浪费。你有100块钱,就做好100块钱的事,如果你用100块钱做了90块钱的事,就是浪费了。”

  在他看来,如何使用经费,对科研人员是个永恒的命题。因为任何时候,任何国家,科研经费总是相对有限的。用最少的钱、最经济的办法,做最多的事,是一个科学家的基本素质。

  “因此,节约不是目的,而是把钱花在刀刃上。在其他地方节约,才能在工程需要、科研需要的关键环节多花。”他说。

  刘丽冰在高能所工作近30年,在她看来,勤俭节约一直是高能所的传统。“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大科学工程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到大亚湾项目都是这样,大家一心为了科研目标,勤俭节约是自然而然的事。”

  “所以,目标设置很重要。如果想着铺张浪费、讲究排场,那一定是目标出了问题。如果有自己的理想,把科学研究当做最高目标,自然就把能省的都省下来,服务于最终目标。”


Copyright @2016 北京雷姆辐射防护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站内容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电话:18920507680 17319124560 传真:010-68861379

地址:北京丰台区马家堡西路36号

京ICP备10036343号-1